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穿成万人迷的男友[穿书] > 123、番外:一生所爱

穿成万人迷的男友[穿书]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穿成万人迷的男友[穿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23、番外:一生所爱

分享到:
关闭

和往常一样的清晨,段绫缓缓睁开眼,习惯性先望向身旁。

和往常不一样,怀里少了团人影

谢宁这家伙,不知道又跑哪去了。

看起来很安分,实际却不可貌相,隔三差五就要做出件挑战他耐心的事,却没胆子承担后果,撒娇卖萌倒是越学越精,仅有的那点智商恐怕都用来研究这些了。

段绫摸向空荡荡的床铺,皱了皱眉,床单上没有余温。

在屋内找了一圈没找到人,他心里有些烦躁,回卧室拿起手机,电话拨出前,敏锐察觉到了异样。

一个一般人或许都不会发现的异样。

醒来时,床头闹钟显示的时间是七点三十五,如今手机上的时间仍是七点三十五。

原本两秒钟不触碰,就会自动暗下的屏幕,保持着长久的光亮。

一分钟后,依旧是七点三十五。

时间似乎没有前进。

段绫没有太多反应,继续拨通谢宁的电话。

听筒里没有任何声音,去客厅看了眼挂表,段绫直接来到厨房,打开了燃气灶。

用火焰迸出,但火苗没有摇曳,而是静止般定格在了那一秒。

对着诡异不动的火苗看了一会儿,段绫面无表情地关了火。

一旦接受了整个世界是本书的设定,一切超脱现实的‘意外’,在无限的认知里,再也无法触及天花板。

小说的进程只到此刻么?

段绫拧起眉,随便怎么样,谢宁又他妈跑哪去了。

打开家门,段绫脚步一顿,弯腰捡起了被丢在地上,正散发光芒的书本。

那是一本小说,书页大敞,莹白色的光晕覆盖在上面,却不影响阅读。

与其盲目的寻找,他花费十五分钟,大概翻阅了一遍书籍。

不出意外,伴随着诡异事件一起出现的,还有长久以来的猜想。

小说的最后一页,他二十五岁,和今年一样,果然是进程终了,时间才会暂停。

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重置?还是无止境地暂停下去?

段绫合上书,脸色越发难看。

遇到这种无法解决的问题,总能让人心情跌至谷底。

先找到谢宁再说。

和想象中不一样,时间停止的范围好像就只有他家的房子。

外面的人流熙熙攘攘,迈出家门的后一秒,身后变成了繁华的街道。

段绫冷笑,随意翻了翻手里的书。

他倒真像是从书里走出来的人。

离开书本,没有人向他投来视线,仔细观察,他分析出没有人能看到他。

错身躲过了直面走来的老人,段绫灵活的大脑很快有了猜测,猜测很快也得到了证实。

这是另外一个世界,和a市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既然不是书里的世界,大概率是谢宁口中所谓的现实,作者就地取材的现实。

但这些都不重要,唯一让他焦灼的,就是谢宁。

...

寻找谢宁费了不少的功夫。

结合谢宁的性格,那天去福利院做志愿者后说过的话,以及他对谢老爹的感情,段绫的寻找方向很明确。

学校或孤儿院。

现实世界的网络很发达,在城市里寻找了半天,天才就找到了想找的人。

段绫难得会有窒息感。

看着眼前豆丁大小的谢宁,他有那么一瞬间,真的忘了要怎么呼吸。

他表情有些古怪,这小蹦豆是谢宁?

眉眼和二十年后一模一样,单纯好欺负的气场由内而发,这一刻,两人来自不同世界的感觉彻底落实。

院子里有很多乱跑的小孩子,段绫烦不胜烦地躲避,谢宁倒是很安分,正坐在屋檐下的小椅子上,一口一口往嘴里塞饭。

他看起来只有五六岁,连勺子都用的很笨拙,孤零零一个人,安静乖巧,不哭也不闹,和二十年后变着法装可怜的谢宁完全不同。

...但的确很可爱。

段绫站在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谢宁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珠却穿过他,随着院中乱跑的小孩移动,眼底映着不懂掩饰的艳羡。

粉嫩的腮帮一鼓一鼓的,羡慕倒也不忘了吃饭。

怎么这么可爱,像个嘴巴不停的小兔子。

...但有什么可羡慕的,段绫朝那几个挂着鼻涕的脏小孩看去,他小时候可巴不得这些熊孩子滚远点。

脑中突然想起庄听澜说过的话:你们的人生经历完全不同。

目光微闪,段绫将视线落回谢宁的脸上。

“谢宁。”他叫了声。

眼前的小豆丁毫无反应,又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饭,饭菜并不美味,他却吃的很香,连嘴角沾上饭粒都没有察觉。

心中如融化般柔软起来,在找到谢宁后,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虽然无法预测之后会发生什么,但能看见五岁的谢宁,却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如以前一样,越是极端的情况,段绫的大脑越会被迫冷静,分析最好的解决办法。

“有什么好看的?”

他蹲下身,细细描绘着谢宁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将其深深印在脑海里,然后伸手摘下了他嘴角的饭粒。

“白痴么,从小蠢到大。”

指尖和皮肤碰触的瞬间,一阵如被电击的刺痛感涌现。

豆丁谢宁浑身都抖了一下,旋即惊恐地摸向嘴角。

手中的书本骤亮,眼前逐渐被光芒吞噬,段绫睁大双眼,眼睁睁看着谢宁消失在视线里。

两秒钟后,视野再次恢复,他仍站在孤儿院的院子里,周围的景色却有了很大的变化。

眼前的豆丁谢宁不见了,透过眼前的窗户,可以看到屋内聚集了许多人。

段绫忍着满腹躁郁,走进屋内。

谢宁突然长大了许多,转眼就□□岁了。

此刻,他正在屋内的角落里,捧着一本不知道什么书在安静读着,两个衣着光鲜的男女在和园长谈话,明显是在物色着领养人。

小时候的谢宁粉雕玉琢的,外貌上非常讨喜,自然成了首选目标。

明知道这是谢宁以前的人生,当女人的手指指向角落那道小小的人影时,段绫还是打从心底冒出一股火,犹如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一样。

“他...”园长为难地说:“他不行,这个孩子有点孤僻,我不放心随便交出去,因为您家里原本就有小孩...”

对于心思敏感的谢宁来说,被有孩子的家庭领养,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段绫正常生活在这个世界,他倒是不介意玩一场养成游戏,可惜没有如果。

看谢宁对谢老爹的态度,以及他喝醉酒也没有想念过父母,很大可能没有被人领养过。

十八岁那年,谢宁会穿越到他的世界,但穿越的发生会有一些前提。

比如这个书呆子,明显上过学,成绩还能看。

幽深的眼眸忽明忽暗,段绫看着角落里安静读书,似乎有些营养不良的小鬼,胸口一阵抽痛。

他又想到了那个人。

既然谢宁穿越后的名字没有变,其他人一定也是同名,比如庄听澜。

依靠不会被发现的体质,他轻松找到了庄听澜,庄听澜仍是一名医生,在现实里颇具盛名。

在庄听澜手里‘借到’银行卡,段绫对着庄听澜凉凉说了句‘以后还’,转身便走了。

谢宁的人生,他不喜欢被其他人干预太多。

既然知道会发生什么,还不如他自己来做。

只是他忽略了后果。

庄听澜的存款不少,看起来也是个有钱人,段绫估算了一下谢宁现在到高三的所有开销,取出两箱子钱丢在了园长办公室。

他留下一张纸条,表明这是给谢宁的个人资助。

没想到第二次时间变迁来的这么突然,在他留下纸条,想回去寻找谢宁时,突然就发生了。

视野被光芒吞噬时,段绫忍不住破口大骂:“艹你妈!”

他还没来得及了解这个事情的谢宁。

......

再次回神,眼前还是这间孤儿院。

墙面显得更加陈旧,风景又发生了变化。

在院内找了一圈,没找到谢宁的人影,段绫气得狠踹了院内的杨树一脚。

树叶簌簌抖落,不远处的两个少年抬头,对着空气打了个颤,才继续刚才的话题。

“听说那家伙今年中考吧。”

“谢宁?”

“对,他不是在十一中上学么。”少年酸溜溜地说:“园长说有人资助他,说不定是个怪大叔。”

另外一个少年冷笑:“那些有钱人不就喜欢养这种脑子有病,长得不男不女的么。”

听到后面的话,段绫眼神凌厉地扫向两人,翻滚的火山因为有了发泄口而蠢蠢欲动。

可他却什么都没有做。

时间变迁的原因恐怕有两个,一是他干预了谢宁的人生,二是他触碰到了谢宁。

但不排除他触碰别人也会穿越的可能性,毕竟事情发生至今,他依旧保持习惯,只触碰过谢宁一下而已。

得不偿失。

段绫阴恻恻地盯着他们想。

不轻不重地又踹了杨树一脚,看着两个少年胆寒地四下张望,他冷漠收回视线,离开了孤儿院。

十一中很好找,这所城市就这么大,之前段绫便记住了所有学校的位置。

谢宁马上中考,那应该是在十五岁,看来园长没有动什么歪心思。

彼时已经临近放学,段绫显得有些焦躁,或者说谢宁越长大,他心中的恐惧和不安越会叠加。

是的,恐惧。

他面无表情地钻进口袋里的拳头。

如果,因为他的干预,真的已经改变了谢宁的人生轨迹该怎么办。

如果他没有穿越进书里,该怎么办,又会发生什么。

一切都无从知晓,对凡是都有把握的心如同飘荡的浮萍,充满随时可能被一块小石头击沉的恐惧。

在十一中巡视了一圈,最终,放学的铃声打响,他在四年三班的教室里找到了谢宁。

十五岁,五官越发明朗,几乎已经与他们初见时没什么两样了。

教室里的学生基本走光了,只剩下门口处的谢宁和一个外貌普普通通的少年。

那人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说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段绫走近时,正听见一声嗓门极大的“我喜欢你”。

他脚步一顿,方才未泄的火蹭地蹿升上了脑门。

王八羔子是不是想死?!

虽然气得想宰人,但理智犹在,他看向作为当事人的,‘已婚’的谢宁。

谢宁看起来很慌张,眼神像只受惊的小鹿:“可,可马上中考了,老师说过不能早恋...”

段绫怒目圆睁,能早恋你他妈的就答应?!

“没关系!”相貌平平的少年激动的快要蒸熟了:“我可以等,等到中考后,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

听到‘朋友’两个字,十五岁的谢宁双手紧紧攥着书包带,面露犹豫。

段绫见状,彻底沉下了脸,过于了解谢宁的小动作,他基本猜到了对方的答案。

不干预剧情,让他眼看着自己老婆和别人做‘朋友’。

他垂下头,嘴边笑容阴鸷。

空气骤然变得阴冷,少年打了个冷颤,热情却半点没有被消磨。

他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问:“谢宁,可、可以吗?”

谢宁:“那...”

一个音节刚从唇齿间流露,段绫突然抬脚,狠踹向眼前太岁头上动土的家伙。

可以你妈了个逼!

一声惊叫,毫无防备的少年侧身飞倒在地,硬是沿着光滑的走廊窜出两米。

一切都是凭空发生的,谢宁正想上前查看少年的伤势,段绫气得青筋直跳,在光芒亮起的同时,攥住了他的手腕,力道如铁钳。

“你敢过去试试?!”

一阵麻酥酥的电流沿着触碰到的皮肤直通心脏,谢宁似乎顿了一下,惊异朝他的方向看来。

下一秒,又被光芒覆没了。

五六岁,□□岁,十五岁。

这次,会不会直接越过穿越的时间。

视线恢复,段绫第一反应是抬拳砸向身旁的墙面。

一旦遇见与谢宁相关的事,情感就会时不时压过理智,想到什么,他身体微僵,看向教室墙上的日历。

九月份,九月初。

记忆里,谢宁好像就是在九月开始,一点一点分散他的注意力的。

他妈的!现在是哪一年?

这次寻找谢宁,依旧没有花费多少工夫,以他对学习的热忱来分析,一定会去本市最好的高中。

幸好...

看着高三教室里,正仰头对着别人微笑的谢宁,段绫深深松了口气,因为奔跑太剧烈,胸口后知后觉地开始刺痛。

幸好没有错过。

这次找到了人,他收起了一切的锋芒与脾气,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不管发生什么,必须保证谢宁前往他的世界,如果没有,就不择手段地让事情发生。

这样,他们才可能有未来。

十八岁的谢宁和刚认识时一样,但在这里,他面上多半时间都挂着柔柔的笑。

和孤儿院那个孤零零的身影不同,很多人围绕在他身边,段绫脑内的弦崩得死紧,时常要找颗树木发泄一顿才能继续忍耐下去。

看着一无所知,还在对人傻笑的谢宁,他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笑吧,笑一次,回去哭十次。

现在是五十三次。

跟了某个全然无知的傻白甜几天后,日期越来越近,这一次,段绫竟然需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没有半点穿越的预兆。

冷静下来,一定因为焦头烂额而忽略了什么。

谢宁为什么会穿越,穿越的前提都有什么。

突然,段绫瞳孔一缩。

书。

在家门口,他曾捡到了一本以自己为主角的智障小说,将小说若无其事的塞进谢宁的书包,波澜起伏的心绪终于回归平静。

那是一种能够掌控事情的安定。

无法理解的是,一本二十多万字的智障小说,谢宁竟然看了整整三天都没有看完。

每当看着谢宁被书中狗血的情节牵动心弦,他都有点笑,同时,对于谢宁最初诡异的反应也有了解释。

真的是个白痴,什么狗屁分手方法。

在九月十五日,段绫突然有种预感,时间差不多了。

谢宁第一次不要命的说他很香,似乎就在这一天。

十八岁,谢宁的性格已经成型,他能干预的极限,也不过就是这种程度而已。

那天晚上,谢宁看完书,到了晚上十点,准时去洗澡睡觉,嘴里还念念叨叨地吐槽:“气死我了,怎么没一个好东西!就何漫卷最单纯,我还是站他好了。”

段绫眼角直抽,做了几次深呼吸,才没有前功尽弃地上前堵他的嘴。

“主受文的话,何漫卷好像有点勉强...难道后面还有反转?顾子真?”

主受文。

段绫怒极反笑,深深看了谢宁一眼,先一步回了卧室。

再待下去,他怕忍不住家暴。

晚上十点半,谢宁爬上床,气呼呼地闭上了眼睛。

是今天么?段绫看着谢宁的睡脸思忖。

余光扫向那本已经被光晕吞没到几乎看不清楚字迹的书,他心下有了决定。

剧情结束,书中的时间停止,而他中场休息,重新启动了齿轮。

不能说是循环,只能算是助力而已。

段绫躺在谢宁身边,视线在他脸上流连许久,轻轻吻上了对方的嘴唇。

“白痴,做个好梦。”

无论是梦里还是现实,你都不是孤身一人。

睡梦中,嘴唇突然传来触电的感觉。

微小的电流,麻麻的,痒痒的。

谢宁从沉睡中缓缓睁开了眼。

......

身旁的段绫正在睡觉,睡得很安稳,好像在做一个还不错的梦。

谢宁看向闹钟,才七点半多一点儿。

可恶,还想睡个懒觉的。

他抿了抿嘴唇,眼珠滴溜溜地在段绫的睡脸上打转。

终于,等不到分钟变到三十六,他朝段绫蹭去,很扰人清梦地贴上了嘴唇。

微小的电流,麻麻的,痒痒的,让人上瘾。

段绫睁开如画的眉眼,像个被吻醒的睡美人,却没有之前无数次那般无奈。

那双桃花眼定定看着他,许久没有说话,久到谢宁都有点心慌。

“我睡不着了...”他拉长尾音,软糯糯地说:“但我还想睡,好累...”

后半句还没有说完,腰间便被一双手臂紧紧圈在了怀里。

谢宁微微睁大眼,角度却看不清出段绫的脸,他惊慌到差点破音。

“段绫!我可不要做,你太过分了!”

所有翻滚的情绪都败倒在了这句话上。

段绫扯起嘴角,将人抱的更紧。

这个白痴。

“谢宁,我爱你。”

怀里的人瞬间停止了挣扎。

“这一生只会爱你。”

“...你太不是人了,竟然来这套。”

谢宁嘟嘟囔囔地抱怨,脸颊滚烫绯红,不算冲昏头脑,起码还知道谈条件。

“那你再说一遍,就勉为其难...一次。”

段绫轻笑一声,什么都没说,翻身堵住了他的嘴。

谢宁,我爱你。

这一生只爱你。

你所经历的一生,我都在爱你。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穿成万人迷的男友[穿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yueduba.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