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嫡女重生商海沉浮 > 第一章 重生

嫡女重生商海沉浮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嫡女重生商海沉浮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重生

分享到:
关闭

垂垂老矣的德妃,此时正半倚在榻上,静静回想自己的一生:14岁入宫,初入宫时为常在,但当时就是一颗豆芽菜,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侍寝,入宫前母亲再三叮嘱一定要谨慎小心,于是努力让自己沉寂在这宫闱间。

几次宫中大宴,有的妃嫔献舞,有的妃嫔弹琴作画,偶有被皇上看上侍寝的,但终不得长久,月影明白这一切都不是最好的时候,要等自己再成熟一些,再美丽一些,在这一批入宫的人都侍寝过后,那时候才是自己该出场的时候,即使此刻空有一身才华却隐忍不敢过于暴露引来杀身之祸。

优秀的猎人都善于等待,等待着猎物的上钩。16岁时,月影入宫两年,规矩门路,嫔妃们的个性,皇帝所宠爱过的嫔妃特性,自己一一分析记下。这时她知道,他们之间需要一场特别的相遇,让皇帝记住她。

木兰围场上,猎鹿中她成功的引起了皇帝的注意。在这个特殊的场景下留下印象,回到营帐后皇上招来贴身太监询问着她的讯息,得知自己竟然一直没有宠幸过她。

她看着时那么阳光温暖,如此女子竟然没有注意过她。晚上想召幸她,却发现敬事房都没有她的绿头牌。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也并不想召幸其他人,传她来皇帐问话,问着问着才知道,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才女,与她手谈一局后竟然已是后半夜,畅快至极。

看着她娇俏的面庞,便留她在帐中过夜。并未让她侍寝,却引来了轩然大波。

月影也在小心增加自己的筹码,后妃们的妒忌是真,但是却不敢过于张扬,深知若是自己孑然一身,自是可以博得龙宠不断,但自己家族明明即无危急,自己又不肖想那自己不该想的位置,只深怕给家族招灾,虽然若靠着龙宠能不被祸及,可情分是有限的,无尽的麻烦会将那一点情分慢慢磨没的。

权衡利弊后,决定让自己变成一个,无后的后妃,只要不诞子嗣得宠却也不会招灾。毕竟谁也不怕一个没有子嗣的嫔妃。虽然无缘那通天的富贵,可太多的妃嫔在一早时便给自己的定位定错了,因为那通天的富贵不该想,也不是谁都能想的。

人生如梦,梦里不知身是客。太多痴心妄想皆是空。

宫中无孕定然是会被皇上嫌弃的,为了家族也为了自己,断不可以被嫌弃,那么就只能是自己原本可以孕育,却被算计,靠着情分与怜惜,磨平这不能生育的缺陷。

纵观宫中,害自己无孕的人品阶不可以太低,若是对方品级太低的会被皇上直接打死,还会被各宫和圣上觉得无能;如此什么人都能害你也显得并不重要。

所以一定要选一个在宫中很重要的人,让皇上在心中纠结权衡,不舍之间的嫔妃;月影细细甄选各宫。

终于选中工部尚书的独女,李贵妃便很好,她父亲前朝得用,她自己又诞有龙嗣,皇上也宠爱她;若是她的暗害,那便是最好的。

为了设计此次暗害,月影常常在贵妃面前和贵妃谈起育儿的心得。自己的见解让贵妃很是受用。

月影也和圣上谈起她们讨论的育儿心经,就是要让圣上知道此时她们越好,在将来出事时才会越怜惜越为月影难平。

如此姐妹情深的演了半年时,月影觉得可以收网了,便在贵妃面前表现食欲不振却偏爱喜食酸食。贵妃是产过子的人自然知道这样的情形怕是初孕还未发现。

便侧面询问月影,发现月影不自知是怀孕时,便在一次“误食”了贵妃送来的糕点后,腹痛难忍;寒凉入骨,太医连连惋惜摇头说,这是受了大寒,恐再难受孕诞下龙嗣了。

其他女人要遭逢此事必然痛哭流涕,伤心欲绝。可此事正是月影一手促成的,梳妆好倚在床上等到皇帝驾临时,虽也垂泪,却哭得让人怜惜。

皇帝要彻查时,月影也说“愿后宫平静,不愿再起波澜。”皇帝心疼的搂过月影说,还是她愿为他分忧时,在皇帝怀中的月影不禁冷笑,分忧。。怕是也不舍得罚贵妃吧,都是宠妃,贵妃又有子嗣,自己若纠缠下去,皇上必会以要给皇子留下颜面,只小惩大戒。

但其实皇上心中是惋惜的,若他们有孩子一定会像他母妃一样,温柔温暖的。

流水般的赏赐直到小月子结束后还连着又多给了几日,迎来了皇帝后,更是龙宠不断,虽是被人嘲笑,再得宠也诞不下子嗣,却不知这一切都在月影的安排下。

宫中日渐色衰后,都难得见圣颜,唯独月影不同,只有她从不是非,从未争宠。也不因生过孩子而身材走形,女人年长后的丰韵让皇上更加喜爱。常常与月影谈论一些禁忌“朝政”,但月影不偏不倚的回答,经常让皇帝茅塞顿开之余,更加愿意与她聊上两句,听听她的意见。已是妃位的她在四十大寿时,做了妃子之首德妃,早年间的贵妃和贤妃也在争斗中香消玉损了。

这时前朝的争斗也越发激烈,各个皇子都在为自己添加筹码。各方势力都在向德妃伸出橄榄枝,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德妃说的上话,甚至已经母妃逝世的皇子想要寄养在自己膝下。

就在德妃去了一趟皇后寝殿后,各方势力虽还是争取德妃,却也冷却了不少,因为德妃的态度很明确,不接受任何一方的橄榄枝。一切的一切都在皇帝眼中。

在德妃去了皇后寝殿的第二天皇上便去了德妃的住所,屏退周围的人,并未让人通报,走进寝殿时,看到德妃自己一个人和自己手谈,灯光下让他觉得,其实即是她想要一个孩子寄养在膝下也没什么。

走到德妃前,拿起另一方的棋子与她下起来,她也只是抬头一笑时,皇帝觉得,这便是书上的于我心有戚戚焉。

皇帝问她,“有没有想养在膝下的孩子?我让他们拟个章程。”

“父母之恩不敢忘,断不能过继。”

“我听说你昨日去了皇后的寝殿?”

“是的,去了。”

“现在前朝后宫只有你这一处清净之地,都在吵着太子的事情。”说完还看了德妃一眼。接着说道“若是你你觉得谁比较好呢?”

“臣妾不敢。”

“无妨,你并未牵扯其中,朕知道,朕只是想听听你怎么想。恕你无罪,畅所欲言。”

“谁是您选中的新君,谁就是天下之主,除您之外,并无人该对此妄言。”

第二天,无数立嗣各方势力的大臣都被落狱。

就这样皇帝每隔几天便要去德妃宫中,是唯一一个年长后还能受宠的妃子。

这样一只持续到新皇登基。

新皇登基后,后妃全部晋升太妃,因德妃在立储时有意无意的出力和皇后也就是太后关系也还是维系的很好。

所以德妃的待遇与做妃子时并无差别。这样的结果还是相当宽厚的,并在新皇选秀时,特意在月影的族中挑选出一位看似和月影相像的,以盼望她能如月影般侍奉自己的儿子,毕竟女人都不喜欢搅弄风云的狐媚子。也是以常在入宫,但多了一个封号静常在,也没有漫长的等待很快便侍寝,静常在侍寝后便很快来拜见了月影,月影虽然一生谨言慎行,可能在后宫活下来的女人,又有哪一个是等闲之辈呢,更何况是一个爬到妃位的女人。看着极其恭敬有礼的小辈,却想更多的知道如何获得帝宠,心里为族人默默担心,这样的性子如何在宫中活得长久。。。

为了族人不免劝她如自己一般,先韬光养晦,不要漏其锋芒,但看她虽恭敬应着却未上心的样子,也便乏了。

那以后静常在便也不爱来了。可月影却听小宫女常常说起过静常在升为了静嫔娘娘,舞姿翩翩若蝴蝶飞舞,诗词歌赋也无一不精与皇帝琴瑟和鸣恩爱至极;小宫女羡慕的描述着,但却未发现月影轻轻叹息,终究是年轻啊,这宫中容不下肆意飞扬惊才绝艳,容得下的只有规矩啊。果不其然在怀上龙种后不小心落了红,失了宠。

一个雨夜里静嫔却再一次又来了月影的寝殿,她跪在下首,恳求月影的指点,看着她倔强的面庞,月影不禁在想。

一生压抑着自己,从未有一天为自己活过。。真想重来一次,肆意的活一天也好啊。。想想族人,想想自己的遗憾,便将自己的故事全都告诉了静嫔,这一次她听的那样认真。

雨停了,静嫔离开了。说完故事的月影觉得前所未有的轻快,这恐怕便是回光返照吧。

雨后太阳升起温暖的阳光照在已经苍老的面庞上,闻着泥土与青草的味道,想着过身后,灵魂总该是自由了吧;却缓缓走回寝殿榻上,半倚在榻上的闭上眼等待最后的时光结束,也算是一生的落幕了吧。

可笑的是虽然知道自己已经快油尽灯枯时,一只在后悔这一生没有一天为自己而活。

再一睁开眼睛,在自己居然醒来了,难道不是已经归西了吗?看着屋里突然发现,这不是自己小的时候养在祖母院子里时的房间吗?熟悉的李妈妈关切的看着我“小姐您好点了吗?”么么说完,便吩咐祖母房中的指来伺候月影的大丫鬟兰儿去通知祖母我已经烧退醒来了。

难道!佛祖听到了她的呼唤,给了她又一次重来的机会?!

就在这时兰儿搀扶着祖母走过来了,祖母关切的看着,心疼的搂了月影一下,这一搂,月影的眼泪却控制不住掉下来;祖母过身的早,在月影7岁便离世了,但这并不影响祖母与月影的感情,几十年未见的祖母,重生一次的机会,都让她悲喜交加。

祖母轻轻拍着月影的背,用她江南女子特有的吴侬软语哄着月影“囡囡乖,不哭了”

哭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问祖母“祖母我这是怎么了?”

“我的囡囡这是病糊涂了啊,你拿着扇子去捞小鱼,捞着捞着掉到塘里去了,你父亲母亲都急坏了”

一听到这件事回忆如潮水般涌来,瞬间就想起来了,4岁那年家中女学快要开课前自己淘气在锦鲤的鱼塘边玩耍,却不小心滑下去。发了一场烧,耽误了几天的女学,跟不上大家的进度,后来母亲和祖母轮番陪着紧赶慢赶才将进度赶上。

此刻月影身子发虚,声音也没什么底气,老太太边让月影快些休息,养好精神才是最重要的。

乖巧的应下,想趁着此时也好平复一下心情,整理一下思绪。

梦断香消四十年,深宫何处是归路?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嫡女重生商海沉浮》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yueduba.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