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命气 > 1.泪滴陨石

命气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命气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泪滴陨石

分享到:
关闭

玄国大地,一处原始森林,只闻鸟语花香,不见人间烟火。

隐藏在森林中的一处简易研究院,里边有十几名穿着白衣的研究人员和他们的助手。

这研究所刚在附近的陨石深坑中回收了一颗奇异的拳头大小的天外陨石。

暑假,8岁的精神小伙“周小白”跟他漂亮的妈妈来到了这里。

他妈妈“余晚舟”戴着一副眼镜,样子漂亮极了,是她们研究所的一枝花。

直升机停在研究所的顶楼停机场上,风散去,余晚舟拉着周小白的小手下飞机,迎着他们的人对他妈妈客客气气的叫道:

“余博士好!”

“你们好!”来接收陨石的余晚舟没有摆什么架子,对他们笑着。

一手牵着他妈妈手的一手牵着他好友一条白色大狗的周小白睁着大眼睛四处看着。

看着和他妈妈穿着一样衣服的叔叔阿姨,他满脸的好奇。

他们一行人走到大厅中,一块大的显示屏中显示着一个大坑,大坑中一颗拳头大小的泪滴状光滑透明的陨石躺在其中。

陨石完全没有烧焦的痕迹,像透明的泪滴水晶。

那颗奇异的陨石被摆放在大厅的展台上,厚实的玻璃柱将其罩在里边。

在他妈妈跟其他研究人员交谈的时候,好奇的周小白双手趴在玻璃柱,眼睛怼得很近,看着里边泪滴状光滑透明的晶体陨石。

他的白色的大狗“小白”乖乖地趴在他脚边。

在周小白好奇地看着的时候,陨石发出碧绿色的微光,并且漂浮了起来。

周小白惊奇地笑着,指着异常的“泪滴陨石”,回头蹦跳着对她妈妈奶声奶气地叫道:

“妈妈、妈妈,你看它动了。”

他的狗“小白”也“汪~汪~汪~”地大叫了起来。

众人听着,看了过去,眼中充满了惊奇。

有不好预感的余晚舟大步走向周小白,眉头紧皱,害怕地大叫道:“小涛快到妈妈这里来。”

那时的周小白还不叫周小白,而是叫周海涛,周海涛是他的本名,后来他改名了。

在周小白跑向他妈妈的时候,发光的泪滴陨石无视仪器,直接从仪器中穿过飞了出来。

它在大厅中四处乱串,高速运动,众人只看到它的光影,众人都被惊呆了。

周小白刚走出两步,高速运动的泪滴陨石嘣~的一声撞在周小白的xiong口上。

碧绿色雾光将他包围着,浮在空中。

余晚舟去抱她儿子,但被弹开了,一屁gu坐在地上的她惊恐地大叫着:“小涛~”

其他研究人员将惊恐的流着泪的余晚舟按住。

周小白身上的雾光消散后,陨石也不见踪迹,周小白缓缓飘落到地上躺着。

余晚舟连忙起身,扑在周小白身上,双手抚mo着他的脸,哭泣叫着:“小涛你没事吧!都是妈妈的错,妈妈不应该带你来的……”

……知道自己儿子没什么大碍,余晚舟才平静了些。

有人大胆推测,泪滴陨石在周小白体内,他们要用精密的仪器对周小白进行检测、检查。

可他妈妈余晚舟阻止了,但她看着躺在床上的不醒的儿子,她怕她儿子会出事,最后还是同意了检测、检查。

但她们用精密的仪器依旧检查不出陨石在周小白的身体里,它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研究所的病床上,在所有人都离开时,周小白的xiong口处再次发出碧绿色的雾光,最后将周小白包裹着。

趴在床边的白狗“小白”站了起来,跑到门前,爪子爬着门,汪~汪~汪~地大叫着。

周小白床头柜的鲜花也冒出微弱的碧绿色雾光,光飘向周小白,碧绿色雾光散去后,鲜花瞬间枯萎了。

大叫着小白看着,它很害怕,但它依旧走向周小白,它觉得它的小主人需要它的保护。

走到床边,它身上也发出碧绿色雾光,它顿时觉得自己身体的难受,它悲情的哦~呜~一声嗷叫声发出,然后跳到了床上,趴在周小白身上。

当有人赶过来的时候,白狗小白已经死了,变成一具皮包骨的干尸趴在周小白身上。

赶过来的研究人员看到枯萎的鲜花、发光的周小白、变成一具皮包骨的干尸趴在周小白身上白狗。

研究人员的第一反应就是有危险、快跑,面前的景象吓得他们他们急忙逃跑。

转身的他们撞到了赶过来的余晚舟,他们拉着余晚舟大叫道:“余博士不能进去,有危险。”

余晚舟挣扎着:“我儿子在里边,有危险我也要进去。”

众人见她不听,他们打晕了她,将她带离。

碧绿色的雾光渐渐蔓延着,它将高大的研究所包裹着,最后蔓延到三公里的地方。

雾光有的是泪滴陨石发出的,但大多是其他生命体发出的。

泪滴陨石在吞噬着雾光中生命体的生命,里边的动物变成干尸、植物变成枯植。

在吞噬生命的现象停止后,雾光散去后,他父亲周振国用他已故爷爷的关系请到了中医泰斗唐冬青(80岁)、武术大师十段的林国庆(72岁),让他们出手救他。

唐冬青用金针加上世间少有人拥有的“中医之气”封住他身上的十几处穴位,抑制泪滴陨石能量的爆发,并收他为徒,传他医术。

可惜他在医术方面没什么兴趣,医术就是个半吊子,15年时间勉强到达中境,可以开方医治小病。

林国庆教他武学,让周小白提高对身体和气息的控制力,传授其八卦掌。

对武学比较感兴趣的他,15年时间武学到达了中段位的六段,能1对18个小混混。

他父亲周振国通过某种关系把这事压了下来,怕周小白祸及他人性命,他父亲就在雨林中建了座城堡给他住。

………………

玄国大地,一处原始森林,只闻鸟语花香,不见人间烟火。

15年后,一座城堡鹤立鸡群坐落在原始深林中。

城堡周围到处可见枯萎掉的参天大树。城堡周围没有通往外界的道路。

清晨,一缕阳光照进城堡中。

一壮硕的青年背着一个厚重的背包小心翼翼地将一封信从门缝处塞进一房间,然后脚步轻盈小心翼翼地走出城堡,关上城堡的大门。

青年周小白将自己的脑袋靠在城堡的大门上,闭着眼,脸上流露着留恋与迫不及待离开的复杂交错的情感,念叨着:

“唐师父、林师父,谢谢你们这15年来的照顾和教导,我不想再被困在这里独自生活了,我要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然后对着门口处的墓碑跪了下去,拜了三拜,念叨:“小白,我走了,我会回来看你的。”

半人高的墓碑上刻着“挚友白狗小白之墓”。

伤感之后,周小白站了起来,摸了摸墓碑,背对着城堡的大门,反手从背包中抽出一张地图。

看了眼地图,决定方向后,他顺着那个方向,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

城堡上穿着睡衣的两个老当益壮的老头,其中一人手中拿着一封信,他们低头看着离去的周小白的离去,他们也流出复杂的交错的神情。

在周小白离开他们的视线、进·入到茂密的丛林中时,相对健壮一些的老者林国庆抬头看着天空,叹口气,念叨:

“去吧!你的人生不该如此。”

拿着信的老者唐冬青,打开着信,刚打开林国庆凑了过去,问道:“信上写了什么?”

唐冬青没有理会猴急的林国庆,他们俩一起看着……

两位老头子师父,不孝徒儿离开着里了。你们放心,我不会用泪滴陨石的力量害人的,我也回照顾好我自己的,你们也照顾好你们自己。

你们这些八十几、九十几岁的老家伙,就回去好好安享晚年吧!我走了,你们也不用时不时的来看我了。

来回奔波,对你们身体不好。

尽管老当益壮的你们看上去不像年龄的那么老,但毕竟年龄到那了。等我适应外边的世界了,我回燕京看你们俩,我爱你们,我的师父们!

要是我那忙得不可开交的老爸老妈问起,你们帮我转达一声,让他们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还有就是,告诉他们,尽管他们一年只来看我一次,但我依旧爱他们。

尽管他们每次来的时候,我都赌气故意惹他们生气,但那也是我渴望你们得到你们爱、想让你们多关注我、多陪陪我的表现。我爱他们。

拜拜!爱你们的小白。

“这小子。哈哈!”看完信的俩人笑道。

事后,他们用卫星电话给周小白的父母打了电话,将这事告知了他们。

电话那头的周振国对他儿子的离开有点惊讶,但更多的是期待,他笑道:

“嗯,我知道了。这样挺好的,这才是我的儿子。这事,回头我跟晚舟说。这么多年辛苦二老了,有空我和晚舟回燕京看望你们,你们要多注意身体。”

…………中午的时候,他们俩老人被直升机接走。

傍晚的时候,周小白手拿指南针蹲在地上看着地图,并在地图上做好标识、规划好第二天的路线。

第二天,周小白在一水泽边,用着水杯打着水。

刚将水杯放进背包的他,感觉到水下有东西他,他急忙用着林国庆教他的八卦掌中行云流水的步伐躲开。

以为能躲的开的他,惊了。一条直径22cm的大蟒蛇,从水泽中弹射·出来,快速地将他卷在中间。

武术已经到6段他虽不惊,但慌呀!他用力一跳跃,在蟒蛇快速卷缩着身体将他绞杀住的时候,他的脚刚好脱离它的包围圈。

周小白一脚蹬在蟒蛇的身上,将自己弹飞出去,逃脱包围的他急忙跑。

捉空的蟒蛇摇摆着它长长的蛇身,飞速地追了过去。

受雨林限制的周小白很快就被它追上了,并被他撞飞。

周小白再次被它卷在中间。

这次他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他被蟒蛇紧紧盘绞住了。

他额头的汗猛地流出来,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害怕的他用力挣扎着,可他越挣扎,蟒蛇就越用力。

咔嚓一声,周小白的肋骨断了几根,疼痛让他仰天“啊”的一声,尖叫着。

死亡边缘的他,激活了他体内和他融合的泪滴陨石的力量。

泪滴陨石的力量被激活的瞬间,周小白身上发出碧绿色的雾光。

雾光将他和蟒蛇包裹着,泪滴陨石瞬间就吞噬掉了蟒蛇命气,并用着它的命气给周小白疗伤。

蟒蛇的命气一下子就被泪滴陨石吸完了,没有了命气的蟒蛇,当场就死了,无力瘫软了。

被泪滴陨石救治的周小白用力挣了挣,抖了抖,死去的蟒蛇松放开了他,他伸手爬了出去,逃离蛇口的他猛的呼吸了几口气。

看着周围的草木还在枯萎死亡,周小白急忙用手往自己身上几处穴位点了下去,然后控制着xiong口处拳头大小的泪滴陨石,让它停止吞噬其它生命体的命气。

泪滴陨石被强行控制住后,周围微弱碧绿色的雾光也消散了。

累了的周小白,大手一挥,将他满脸了汗水抹掉,然后瘫躺在蟒蛇尸体上。

躺在蟒蛇尸体上的他,看着从参天大树中透下来的夏日阳光,阳光被大树削得非常弱,一缕柔弱的阳光正好打在他的脸上,他回忆起了往事……

他8岁那年的暑假……

那时的他不叫周小白,而是叫周海涛。心中自责的他怕忘记自己的好友“叫小白的白狗”,所以他改名了。

那时他妈34岁,航空研究院的科学家,他爸38岁,航空g防军的少尉。

家在燕京,他的已经死掉的爷爷和唐冬青、林国庆是挚友。

泪滴陨石能吞噬生命体的“命气”让生命体死亡。

那碧绿色的雾光就是命气。

泪滴陨石和他融合后,从此周小白就拥有了控制生命的生死的能力,但这力量很难被他控制。

这力量随时随地都可能爆发,所以他一人在原始深林中生活了15年。

15年时间他就独自一人在雨林中的城堡中生活着。

他父母一年才过来看他一次,唐冬青和林国庆每过3个月时间都会来看他几天。

回过神来的周小白,从背包中拿出一把匕首,割下大蟒蛇的几块肉,然后他继续前行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命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yueduba.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