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珠传 > 第一章 跑偏了!

神珠传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神珠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跑偏了!

分享到:
关闭

人间界,阴云密布,隆隆声响彻天际。

凌天峰之巅,数道身影,静静矗立,看着半空中的青衫男子,目中满是担忧。

此人正是夏明,人间界第一强者!

他修行神秘功法《五行诀》两千多年,达到化神后期圆满的境界,兼修丹道、阵道,冠绝天下。

今日正是其渡劫飞升之际,几十位至亲之人全部前来护法。

但见闪电如火蛇般撕裂空间,重重砸落在男子头顶,九九八十一道,彻底将其淹没。

指节攥的发青,一道妙曼身影微微一颤,忍不住就要跨步而出,却被身旁之人拦了下来。

数十个呼吸过去,电光消散,五色光罩中,男子风轻云淡,面带微笑。

“明哥——!”

声音中满是惊喜,女子冲天而起,瞬间投入夏明的怀抱,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傻丫头,对我还不放心吗!”抚摸着女子的秀发,夏明目露宠溺之色。

正要开口,女子忽感无形之力袭来,将其推出老远!

跟着,光华从天而降,将夏明罩入其中!

“我在灵界等着你!”用力挥手,夏明高声呼喝,却也不知女子是否能够听见,旋即,随着光华,消失在天际……

光芒散去,夏明发现自己正置身一条光怪陆离的通道当中。

通道外乃是无尽星空,璀璨的星光美轮美奂。

他面现兴奋之色,喃喃自语:“这就是飞升通道吧,呵呵,两千多年的修行,今日终成正果!灵界,我来了!”

“轰!”

正当他心潮澎湃之时,星空中忽然响起一声惊天的轰鸣,一道亮光显现出来。

借着亮光的照耀,夏明发现周围居然还有数百上千条通道,其中同样有人存在。

“都是飞升灵界之人吗,好多啊!”打量着其它通道中人,他暗暗咂舌。

其它通道之人也都好奇的四下观望,相互打量。

亮光由远及近,逐渐放大,最终将所有通道笼罩其中,跟着,巨力袭来,所有通道寸寸碎裂,其间的人影瞬间消失在亮光之中...

灵界中心,一座直插云霄的巨峰,占地方圆数十万丈,矗立在此,已经不知多少岁月。

顺着山间小道向上看去,约千丈之上,开始出现密集的洞窟,无数身影不断从中飞驰而出,直奔上方的云层。

透过缥缈的烟云,隐约可见众多巨型的舰艇,最小的长度都在千丈左右,刚刚飞入云层的身影,不断落在舰艇上,行色匆忙。

顺着舰艇再向上看,这样环形的云层还有很多,仿佛无穷无尽。

飞速略过云层,来到了山巅之上,近万丈方圆的平台映入眼帘,庞大的宫殿群被云雾缭绕着,不时有仙鹤飞舞,发出清脆的鸣叫。

透过重重迷雾,可见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门匾上写着“乾坤殿”三个大字,笔力虬劲,气势磅礴。

顺着敞开的殿门,但见殿中空荡,两排数丈粗细的石柱,雕刻着山水鸟兽,沿着石柱中央的过道看去,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正闭目盘坐在蒲团上。

光华闪动,金甲身影出现在老者面前,恭敬一礼,沉声道:“启禀老祖,第一千三百九十六批,传送失败!”

“嗯,继续!”微微颔首,老者面无表情。

......

憋!

憋死老子了!

这是飞升台还是飞升池?憋死个人了!

夏明心中呐喊,猛的睁开双眼,却是一片漆黑,只觉温热的水流将脑袋包裹其中。

“嗯?!”正当他懵逼时,忽然感到一双大手握住了自己的肩胸,大力一拽!

好强的力量啊!终于可以喘息了!

狠狠吐出一口浊气,他下意识的向前看去,视野逐渐清晰起来。

黝黑的面庞上布满了褶子,劣质的涂料碎裂开来,血盆大口张开,露出残缺不全的焦黄大牙!

“鬼啊!”惊呼一声,夏明抬手就想给其来一记“掌心雷”,却是骇然的发现,自己体内没有丝毫的灵气!

“阿古路西!阿古路西!”不待他回过神来,血盆大口中,雨点般的口水喷射而出,一段不明所以的话语传入他的耳中。

“什么意思?这是灵界语言?我的灵力呢?灵识无法离体了?!身体也不听使唤了?!”

被那古怪的语言惊住,夏明下意识想要动弹,却惊骇的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呼……”

凉风袭来,一床“庞大”而且温热的被子,瞬间包裹住了他的身躯!

他只感到身体一轻,视野转换:一张粗犷的面庞闯入其中,络腮胡子足有一寸多长!

“判官!”心中一惊,夏明忽然想到了冥界的传说,“难道我飞升到了冥界?!!”

“钮咕噜科,伯奇留斯……”,又是一段古怪的话语传入他的耳中。

不待他有所反应,便再次感到身体一轻,视野再变:又是一个络腮胡子!

“阎罗!”彻底确定了自己的判断,夏明只觉的心里一凉,悲从中来,“两千多年的修行啊,就这么完了,完了……”

没有理会他心中的悲凉,蒲扇大的手掌飞速落了下来。

“别了,我的心肝儿,哥哥不能在灵界等你了…”,看着越来越大的阴影,夏明彻底绝望,闭上了双目,静待死亡的来临。

“嗯?!好舒服,这是什么死法,安乐死吗?”没有彻骨的剧痛,夏明只感到一股温热的气流,从头顶到脚底,来回数遍,舒服的让他只想呻吟。

“咦,怎么没了?”气流只待了片刻,便匆匆撤离。

他满是不舍的睁开眼睛,正好瞧见“阎罗”:眉头微皱,轻轻摇头。

“奇咕噜丝…”,又是一段古怪的话语传来,夏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死!

跟着,就是视野的第三次转变:一个苍白的面孔上满是温柔之色,带着一头的汗水,贴了上来,古怪话语又一次响起:“流西斯,流西斯……”。

接下来,血盆大口与苍白面孔一阵交流,然后,两千多年前曾经发生过的场景再现,身体的本能让夏明贪婪的吮吸起来,脑海中弹出世俗中的一句名言:“母乳喂养更健康!”

……

每每想到诞生的一幕,15岁的少年总是忍不住脸红。

自嘲一笑,他将双手叠在脑后,靠在了树干上,避过枝叶缝隙中透出的刺目阳光,思绪继续放飞。

十五年的经历,让他初步了解了这个世界。

这里不是他向往的灵界,更不是让其恐惧的冥界,而是充满斗气与元素的古怪大陆——西斯大陆!

以天神山为界,分东西两部:东部人类为主,西部种族驳杂。但都是实力为尊,弱肉强食,形成了一方方强大的势力。

他的所在,正是东部七大帝国之一的“大燕”:

位于大陆东北方向,北临大金,南临大夏,西邻大秦,东临大海,面积辽阔,人口稀疏。

共分七郡,多为丘陵、山地,只有中部的燕郡、南部的漳郡及三分之一的临江郡为平原。

尤其漳郡,雨水丰沛,土地肥沃,粮食产量占全国总量的一多半,被称作大燕的粮仓。

可惜,他诞生在了邻近的万丘郡:沟壑纵横,土地贫瘠,生活颇为极难!

若只是如此,也倒无妨,毕竟他的目的不是享受,只想早些修行有成,回到原来的世界。

但天不遂人愿,这里没有丝毫的灵气,所有修道功法都无效!更倒霉的是:他先天经脉、丹田萎缩,泥丸宫封闭,想转修本地功法都没门儿!

当然,大道五十,天衍四九,总算是给他留了一条生路:这里同样有太阳、月亮与星辰。

可以让他修行前世的炼体法门——《星辰诀》与慧目神通——《紫气决》,相比与这里的修行体系,倒也不相上下。

《星辰诀》靠吸纳星光之力,开辟窍穴,增强肉身,共分六层:淬体、炼脏、化血、蜕凡、超脱、合一。

《紫气决》为眼睛的辅助神通,分三层:入微、识真、神动。

两种法门修行起来,俱都不易。

十五年的时间,他也才达到了淬体九窍的第三窍圆满,力达三百斤,但眼力距离入微境界尚且很远,只是比常人好了些罢了。

而这里的修行体系分为两种:

一种较为普遍,主修斗气,大约十分之一的人都有这个天赋。可分为:斗士、斗师、大斗师、宗师、圣斗师以及传说的神斗师!

另外一种,较为罕见,主修精神力,操控各种元素,大约千分之一的人才有这种天赋。可分为:魂徒,魂师,大魂师,魂宗、圣魂师与传说中的神魂师!

二者倾向不同,前者单体近战强横,后者范围远攻占优,但殊途同归,至高境界时均可翻江倒海,毁天灭地!

只是能修炼到那般境界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不提魂修,单说斗气修炼者,九成九的,都停留在了第一层的“斗士”境界!

原本,斗士境只分为两层,以能否外放斗气为分界点!

但因这一层的人口基数太大,为了便于区分,就根据力量的大小,人为划分九级:每级百斤,最高可达九百斤,而到七百斤时,就已经可以斗气外放了。

同时,为了更好的运用力量,增强生存的能力,无数先贤,费尽心机,创造了大量的斗技、秘术。

夏明所在的狼山村村长,就是一名七级的斗士,掌握着村中唯一的一部斗技:狼牙拳。

狼山村,位于万丘郡博山县石头镇境内,狼牙山旁,一百多户,四百多口。

因为多山地形,能够耕种的土地极少,一半的食物来源,靠打猎与采摘,仅有的二十几个斗士,就成了村中的支柱。

他的父亲夏秋生正是其中之一,五级顶峰的斗士,母亲夏刘氏,姐姐夏初,都是没有修炼天赋的普通人。

夏秋生本来寄希望于儿子能继承自己的天赋,但出生时的探查,给他泼了一盆冷水:长的颇像阎罗的村长——李铁山,发现夏明天生经脉闭锁,不能修炼斗气。

无耐之下,夏秋生只能是从小锻炼儿子的体魄,争取能让其多长些力气,做个普通人中的强者。

谁知儿子天赋异禀,居然在十五岁时就达到了三百斤的巨力,甚至超越了几个修炼斗气的小子,有了参加成年礼的资格。

狼山村的成年礼,需要在十五岁时独自猎杀一只野兽,哪怕是野狗都行!

当然,猎物越强,荣耀越大,才更容易被姑娘看重,所以,夏秋生给儿子定的指标是:一只山狼!

成年山狼体长七、八尺,重一百六、七十斤,力量强横,牙齿锋利,可比粗铁,一口下去,力达五百斤以上,成人臂粗的小树,能直接咬断。

虽然心中没有娶妻的欲望,但夏明还是拗不过父亲的压力与母亲的期盼,只身来到了狼牙山上。

可惜,晃悠了一上午,别说山狼,就是兔子毛都没见一根儿!

此刻,他只得坐在树枝上小憩,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守株待狼。

“沙,沙,沙……”,刚休息了不到一盏茶,树下草丛中就有了动静。

懒洋洋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夏明发现是一条獾八狗子,一尺半长,胖墩墩的,正在草丛中急速穿行。

“不对啊,这东西不是夜里才出来吗,这大中午的,什么情况?”眉头微皱,夏明将眼睛睁大了几分:却见那獾八狗子步伐有些蹒跚,貌似左后腿有些瘸。

“嗯?血腥味!”芬芳潮湿的空气中忽然传来一丝不协调,夏明顿时反应过来:那是鲜血的味道!

悄然坐直,他换了一个合适的角度,正好瞧见獾八狗子屁股上的血迹,还未干涸。

“山狼!”看着血迹下模糊的抓痕,夏明顿时明白过来。

目中露出惊喜之色,他将身体向旁边挪了挪,轻轻取下了背上的木弓,抽出箭矢,搭在弦上,静待敌人的到来。

“沙,沙,沙……”,十几个呼吸,急促的穿行声就响了起来。

嘴角微翘,夏明已然看到了那抹灰黑色的影子,双手较力,弓弦拉满,只等山狼冒头,就给它来个百步穿眼珠。

没有让他久等,一尺多长的狼头就显现出来。

“独眼!”瞳孔一缩,夏明顿时认出了这畜生的来历,正是村民最为记恨的那头独狼。

起初,它只是光顾村中的鸡窝,后来,变本加厉,叼走了几个晚归的孩子!顿时激起了村民的愤怒,专门进行了一次围剿。

当时,村长李铁山亲自出手,却只是划瞎了它的一只眼,没能将其置之死地。

从此,这记仇的畜生,愈发的狡猾、猖獗,几次偷袭入山狩猎的村民,导致一死一残,双方成了死仇。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神珠传》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yueduba.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