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昭周 > 第一章 妾生子

昭周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昭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妾生子

分享到:
关闭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

越州府府山阴县。

此时正是二月时节,万物萌发,田野间的精灵们开始抽枝萌芽,田拢之间,有不少农家孩童,放着自家的牛羊,在路边吃草。

这其中有一个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孩童,嘴里衔着一根狗尾草,正躺在一只大青牛的背上,半眯着眼睛,悠哉游哉。

他面容白皙,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已经可以看出长相颇为出彩,即便是穿着一身布衣,也难以掩盖容貌。

很快,日头即将落山,放牛郎打了个哈欠,从牛背上跳了下来,牵着自家的大青牛,开始往家里走。

一路上,还有一些认得他的农夫与他打招呼。

“林家三郎,放牛回家啦?”

这个被称为林三郎的少年人对每个人都微笑点头。

“再不回家,天就要黑了。”

太阳马上就要落山,农户与少年人说上几句话之后,也都扛着锄头回家了。

林三郎牵着自己的大青牛,也晃悠悠的回家去了。

他叫林昭,是东湖镇林家旁支的三少爷。

林家是越州的大家族,主家住在越州城里,家里从前出过两个进士,富甲一方,不过林昭一家算是支脉,只能住在东湖镇,帮着林家看管在东湖镇的田产。

方才路过与他打招呼的农户,一大半是他林家的佃户。

本来,哪怕他是林家旁系,家境虽然不是很好,也不至于沦落到放牛的地步,但是他的出身很不好,是旁系的妾生子。

他娘亲,是林家的妾室,而且还是风尘出身,被林昭的父亲林清源用重金赎买下来,虽然是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人,但是只要是进了青楼楚馆的,就是奴籍,脱了籍也免不了给人瞧不起。

正因为这个原因,林昭自小就跟着被人瞧不起。

甚至连蒙学的资格都没有,只能被大母安排放牛。

不过林昭本人,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感到自卑,每天乐呵呵的出来放牛,太阳下山之后再乐呵呵的回去。

他有他的想法。

很快,林家的院子近在眼前。

林昭先是把牛牵到牛棚里,很是利落的闸了一些干草,放进牛槽里,然后他拍了拍身上粘着的稻草,晃悠悠的走出牛棚。

牛棚在林家院子的外面,所以他走出牛棚之后,面前才是林家的大门,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大一小两个少年人,身上背着书箱,从外面回来。

这两个少年人,大的看起来十五六岁,小的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

他们是林家的大郎林显,以及二郎林郃,也就是林昭的大哥和二哥。

他们都是大母嫡出,从六七岁就入东湖镇的私塾蒙学,据说老大林显已经开始准备童生试,一旦过了县府道试,就是正儿八经的秀才功名,到时候连带着东湖镇这支林家的支脉,日子都能好过不少。

值得一提的是,林昭的父亲林清源,就是秀才功名,原先是在东湖镇教书,前些年跑关系在外地谋了个差事,如今在隔壁姚江县衙做师爷,一般一年才能回来一两次。

见到了两个哥哥,林昭规规矩矩的拱手行礼。

“见过兄长。”

林显与林郃两个人,都是从私塾下学回来,本来正说着私塾里的闲事,聊的开心,听到了林昭这句话之后,老大林显还算沉稳,只是对林昭点了点头,但是老二林郃就要傲气很多,他高高的抬起头,语气不咸不淡。

“放牛回来了?”

林昭点了点头:“放牛回来了。”

“知道“牛”字怎么写么?”

林昭没有蒙过学,本来自然是不应该知道牛字怎么写。

所以林昭摇了摇头:“不知道。”

林郃不屑一笑。

“所以你一辈子只能放牛,连带着你那个……”

他刚说到这里,老大林显拉了一下自己的弟弟,皱眉道:“不要说了,毕竟是姨娘,父亲过一段时间就要回来了,知道你乱说话,又要责骂于你。”

说着,带着自己的二弟迈步走进了家门,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了林昭一眼。

“没有什么事了,你回去罢。”

林昭微微一笑,对着林显点了点头。

然后他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也走进了这个院子。

他们大房与二房是分开吃住的,林昭母子两个人,只每个月去账房领一些用度,然后自己单独开灶吃饭。

当然了,两房的生活条件,还是差了许多,大房那边基本上可以经常见到荤腥,而林昭这边,只能勉强吃饱。

他在林家院子里走了一会儿,终于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推开了一个院门。

这是一个单独的小院子,小到除了一个两三丈见方的院子之外,就只有三间房子,好歹院子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东西也都有,日子总算过的下去。

院子里有一处水井,此时一个身材纤弱的美妇人,正在井口,费力的向外打水。

这个美妇人,就是林昭的母亲了。

十多年前越州城烟雨楼的花魁,被林清源花重金赎买之后,从此在越州销声匿迹。

她姓郑,现在别人都叫她林二娘,至于原名叫什么,没有人听她说起过,别人问她,她也是闭口不言。

因为母亲的身子瘦弱,林昭连忙跑了过去,帮着母亲打水,在母子两个人的努力之下,一桶清澈的井水终于打了上来。

一桶水打上来之后,林母先是伸手擦了擦林昭额头上的汗水,语气温柔。

“昭儿回来啦。”

林昭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在外面放了一天的牛,饿都要饿死了,阿娘,我们等会吃什么?”

林二娘伸手摸了摸林昭的头发,笑着说道:“今天吃白面。”

“不过你要先把礼经默背一遍,才可以吃饭。”

林母语气温婉,但是说的内容却非常坚定。

林昭咧嘴笑了笑。

“好,我背给母亲听。”

林二娘早年是烟雨楼的花魁,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在读书这方面造诣极高,比起丈夫林清源有过之而无不及,学问还要超过一般的举人。

他们母子俩虽然没有闲钱买书,但是林二娘早在几年前,就把许多蒙学需要学习的书抄录了下来放在院子里。

如今的林昭,单论学问,比起他那两个蠢笨的兄长,要强出不知道多少。

要知道,林家的老大林显,进学八年,至今连经义也不通,虽然在考秀才,但是很有可能连童生也不中,老二林郃更是不成器,到现在四书五经都没有通读。

这也是林昭懒得跟他们两个人计较的原因之一。

而且,他们两个人生得太丑了……

林二娘是花魁出身,自然是容貌俊美,林昭也几乎完美的遗传了母亲的容貌,从小就生的好看。

相反,林家的大郎二郎,长相就一言难尽了。

在这个独立的小院子里,林昭一边摇头晃脑的背书给母亲听,一边在心里喃喃自语。

“看你们长得这么丑的份上,便不跟你们计较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昭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yueduba.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